一只斑马的大学时光

当我丢了你的时候,我就该找回我自己。

1

仅仅一周的时间,那辆陪我三年多时光穿过无数风淋过无数雨被无数日光拍打过的斑马自行车,没来由的不见了。

没有一点痕迹,这样的猝不及防,我没有一点防备。

还没来得及好好道别,他就已经从我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可是我很平静,也许是他该走的时候了。

虽然我还有小半载的时光还待在这广袤无垠的校园里,虽然他的使命还没能圆满的完成。

在陪我度过了三年半的时光之后,他终究还是辜负了我。

2

我不是没找过他,一次,两次,三次。

我想起了那句古话,事不过三,我就已经知道,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他已经走了,也许是被人驾走了,也许是自己走了,不得而知,谁知道呢。

我摇了摇头,晃了晃脑,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在搁浅的记忆碎片中,似乎想起了,我最后把他放在楼下的时候,约莫是忘了锁。

而这,应该是我第一,第二,第三次···好吧,也不知是第几次忘了上锁了。

而这,是最后一次丢车,也是第一次丢车。

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一点都不愤怒的我停止了摇头晃脑,以免让路过的人误以为我吃了摇头丸。

车不见事小,被人误会了麻烦就大了。

3

我想起了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背井离乡。

啊,大学!大学!我在内心呐喊着,我来了。

在这之前,我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在这之后,也不见得见过多少世面。

当时充满着新奇、激动与新鲜感的我,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走路,还需要一手拿着巨细靡遗的地图,一边细细揣摩着那些形神巨似的建筑物,做着严丝合缝的匹配。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阅读匹配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以致于之后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英语四级考试那道匹配题得到良好的发挥,起了关键性重要作用,从而一次性通过了这场考试,这是后话。

到校的第二天,我的斑马自行车,就已经跟了我了。

我还清楚的记得,到校那个晚上,我在师兄的带领下,穿过一条条宽敞的大马路。

我看着这条条形神巨似的沥青马路,心想这条路不是刚才走过吗?

然后穿过一个铁门,来到了有几个店铺的路上,边上还有一些低矮的楼房。

师兄说:这就是南亭村,很多日用品以后可以来这里买,开学初二手自行车比较抢手。

路边赫然在目的就是好几家自行车店面,门口横陈着两排新车,还有一排旧车。

我们走到了其中一家,问了下二手车,老板努努嘴,指了指那排旧车。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只有两只眼的我仅看了两眼并没有看很多眼,就在车堆里相中了这辆后来跟了我三年多的斑马自行车。

他骨骼清奇,高大硬朗,深灰蓝色,低调深沉,一看就和其他的地摊货不是一路货色。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我的眼光精准独到,当周围朋友的二手车在一年内屡屡嘎吱响,散架错位,毛病迭出的时候,我的斑马还是硬朗如初。

我当时检查了下车子,和老板砍了价,买了锁,从此这辆斑马自行车就跟了我,有了主。

4

车跟了我后,在偌大的校园里开始有了我风一样的身影。

在广工这个地广人稠地大物不博的地方,自行车是一种普遍的资产,使得我这个穷逼也有资格说哥是有车一族。

可以说,广工是大学城自行车的国度。

广工有车,车之多,六座教学楼容不下,宿舍楼也容不下。

广工基本的所有的建筑一楼都是架空的,提供放车,这一点足以看出当初设计的人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然而,自行车还是常常溢出到外面的马路上。

每当上下课,西区通往教学楼的路上,人满为患,车满为患,阳气十足,蔚为大观,川流熙攘, 流量极大,成了广工一道独特的风景。

宿舍楼在三饭边上,每每听到刹车声齐鸣,犹如万马齐喑,我就知道钟点了。

在没有手表的时光里,这是我判断时间的重要依据之一。

车流量之大,使得在下午和晚修上下课期间,常常引发塞车事件。

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再加上之前的五饭横亘在那里,每每僵持不下,局面难堪。

这是个比较恶劣的事件。

竟触动到了保安物业当局,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

西一至西四这个宿舍圈改换门庭,把朝向三饭的门关停,改在宿舍圈屁股后面开。

这是个坑爹的主意,使得整个宿舍圈的人出门都要兜个圈子,百转千回一遍。

所以这个主意在当时落实期间引起了圈子的愤怒和反对。

然而,上面说就这样办,下面的我们就只能那样走了。

毕竟是社会主义优秀的接班人。

毕竟也确实缓和了塞车问题。

毕竟我有我的斑马自行车。

5

大二的时候,我曾拍过一个视频,记录岛上生活的。

当时心血来潮,录了两个片段。

一个是记录广工上下课人流的,都是群车飞扬,潇洒帅气。

还有一个是记录华师上下课人流的,都是撑伞漫步,身姿曼妙。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一个外校的同学跑来我们学校,她问我,刚才公车站过来的时候看到路上好多人骑着车,你们今天这是不是有什么活动啊?

我脑子一转,问她什么时间是否山地车,她说2点多的时候,普通自行车,我内心已了然,笑笑说,那是学生骑车上课的日常。她也哑然一笑。

外来人看来这已然成了不寻常的风景。

6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人。

广工的自行车和南亭这里也造就了大学城最大的黑车市场。

大学城是个容纳了十所高校高质量人才的地方,但同样也包容了四个自然村。

自然村里可就鱼龙混杂了,本地村民,各种形形色色的外来人口,因了十所高校学生的消费,自然村而兴。

然而,私下的黑色产业链也借机勃发。二手自行车的黑市交易就从未消停过。

在广工,人贼多,车贼多,贼也贼多。

人多并未降低丢车事件的概率,这概率有那么大,就一直那么大,萎缩不了。

我从一踏进校园买单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收到师兄师姐的谆谆善意提醒:

在广工丢车频发,所以买车要注意,放车要注意,越靓越是目标,越值钱越是目标。

这在开学后两周内我两舍友的新车双双不翼而飞的事件中得到了充分而有力的证明。

隔壁舍友两年内丢了四辆,其中三辆是山地。再一次证明了师兄师姐的话是还是要听的。这是后话。

所以我牢记在心。所以我警惕心很强。

所以我买的是斑马自行车是个二手车。

当然,这其中相当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是个穷逼。

虽然我的斑马是个二手车,也不知经历过多少任的主人了,但我还是觉得是小偷心目中心仪的对象。

因此买车后不久,我又给它加了一把锁。

每次停车,我都挑在最敞亮的地儿,路边行人的视线之内,亦或是临近保安亭,在保安方圆百米之内。

这是小偷的禁忌之地。

我就不信他们还真有这胆儿,敢在太岁爷上动土。

至少到现在我还是没发现的。

大概也就是跟了我这主人,斑马安安稳稳,从未丢失过。

7

斑马自行车本来不叫斑马的,我对外称它宝马自行车。

宝马是四个轮的。

宝马有股奢侈的贵族气息。

后来,我发现自称宝马的自行车多了去了。

穷逼配宝马,俗气重,逼格低。

所以给它换了称谓,叫斑马。

斑马好吖,不突出,黑白分明。

有这世界最纯粹的两种颜色。

当然我这车并不会因为变了称呼就成黑白两色的,而是蓝灰色的,但它的内心已经高贵而不艳俗了。

换了称谓后,逼格一下子在尘世的俗气中陡然升起,高贵优雅。

8

宋胖子写过一首歌,叫《斑马,斑马》,这是一首有故事的歌。

也契合了我的车,这是一只有故事的马。

9

我的斑马有个结实的后座。

然而,再结实的后座,也抵不过胖子的厚重。

隔壁舍友,没错,就是前面说过的那个曾经丢过四辆单车的胖子,体重160+,肉全都长在胸部极其以下肚腩的部分了,手倒显得瘦瘦的。

在第二次丢车之后,他跟着我上课大半个学期,坐在我的斑马后座。

那么结实的后座,他坐上去竟然会摇晃。这证明了凡事都是相对的。

我每天载着他,从此校园里那风一样的身影不见了,斑马像只老牛一样步履沉沉。

大半个学期后,有一天,骑着骑着我斑马突然呲~呲叫了起来。

我觉得不对劲了,停车一检查,斑马的腿弯了,轮子变形了,磨到旁边车架子了,我立马把胖子拽了下来,说到,胖子,我的斑马已经承受不了你了,腿瘸了。

胖子讪讪的笑着说,没事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大吼一声,有事,以后载不了你了。

斑马这次的瘸腿让我惆怅好久,修吧好像不能矫正,整个腿换掉吧又是一笔大钱。

于是我将就处理了一下,将两边的螺丝拧了一下调了一下位置,使其没摩擦到。

于是我不敢让我的斑马再驼人了,有点危险,再驼个像胖子这样的胖子走一遭,它的腿可能就彻底废了。

所以就特别注意了。

10

不过,有时候,和瘦瘦的小师妹一起走的时候还是会捎上一程的。

这些风一样的女子,风一吹就能移步的瘦小个。

想来我一只小手指都能拎起来。

当然啦,也有拎不起来的。

比如那几个,帮她们拍照总说把她们腿拍得太粗,各种嫌弃,问题是,这腿本来就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然后我就看着她们自己捣鼓着自己拍,然后再各种自嗨,这张多好多好。

我一看,还是那么粗,就说不好。

她们就说,你不懂审美。

我笑笑说,你们都很美。

她们反驳说,你心里肯定才不是这样说的,肯定在说我们丑逼。

我笑说, 我委屈啊,说丑被骂,说美也被骂,左右不是人。

因为我一向跟他们怼着来。

人呐,一旦被贴上标签了,想撕掉就不容易了。

之后,我经常猛力夸我的斑马多好多好,她们就把跟我抬杠的嫌弃也复制到了对我的斑马上了。

然而,当我拉着我的斑马,大吼一声,上来不,她们还是有人会屁颠屁颠的上来的。

我的斑马就这样,载过一些二愣子,载过一些傻逼,载过圆的,方的,胖的,瘦的。

不过思量起来,载过的女生十个指头就能数的过来,载过的男生十个指头也数不过来。

总之,它的腿有问题之后,载人就变少了。

直到后来,断了几根钢线,跑起路来晃得特别严重,就去医治了一番,本没报太大希望,以为还是会晃,加了钢丝,调整,没想到收效甚好,矫正了好多,稳定性大增。

它又再次雄姿英发起来,横刀立马。

我又可以载那些拎不动的人了。

校园里又再次有了我风一样的身影。

11

斑马跟了我之后,戎马半生,征服了无数星辰大海。

斑马踏足过的长度,已然和我这小小十来年走过的路,旗鼓相当了。

想起刚入手时,斑马就已经跟我走了一遍外环,那时候,刚来到校园充满着新鲜劲儿,一切都是还那么新奇,我好奇的探索着关于大学的一些,关于大学城的一切。

我驾着斑马,细数着大学城的十所高校的名字,听闻学校大门都在外环,于是从广工的正门出发。

广工的正门相当大气,气势恢宏,一根根霸气的柱子直指苍穹,巍然挺立。

一个巨大的石碑傲然而立在东南角,上面毛主席的大字遒劲有力,赫然在目,“广东工业大学”。

当然,值得说明一点的是,这字是毛体字,却并不是毛主席亲自题写的,而是从毛主席的书法作品中摘取相关字眼合起来的,雅称毛体字,我后来查过,中国百分八九十的高校名字都是毛体字,都是这么摘出来的。

我尤记当时我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这件短袖是我在家乡的镇上的一家专卖店买的,那是我当时买过的最贵的一件衣服,它陪伴了我几年后才退场。

然后我就站在石碑下,手扶着石头,拍了个照,那个照片现在还在我QQ空间里某个相册的第一张。

四年后的一天,我又站在了同一个石头边,穿着半身正装,单独又拍了一个照。此间的年华,有四年,我在第四维的空间里穿行了一遍,没有挪动一点位置,弹指一挥间,我只是,又多了几分年轻的气息。

12

当时,拍完照后,我就从广工正门出发,去领略各个大学风貌。

我往东绕,到达第一个学校是广美,我是很疑惑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因为我楞是没找到广美大门,只在保安亭边上看到一行字,广州美术学院。

然后再一直骑,居然到广州大学了,广美的门呢,还是没看到。

可能人家学艺术的,大门都艺术化在无形之中了。

广州大学四个大字题在一个横放的大石头上,这几个字是叶选平题写的,十分正气,不是毛体字了,旁边还刻有广大的校徽。广大环境极其优美,清新可人。其中还坐落着一座商业中心,享尽天时地利。

过了广大,来到北亭广场,北亭广场已经没什么人流,略有点荒凉。

之后,来到华师正门,又是横陈的一块大石头,毛体字赫然在列,然后再是英文名字,Sou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这名字让我怀疑起我的英语水平,南中国正常大学?

Oh,my god,这么多年来可能我我学的是假英语。

不过这英文名字也显示出了人家是向国际化迈进的。

而我对自己学校的英文名字的认识是从381公交车的播音员那里听来的,而且我觉得这个播音员的英语口语亟待提高。

她绝逼是个中国人,她说的还是中国话,她的英语也是中国味儿。

这个381后来改名环线1和环线2,哦,怎奈,英语报站播音还是那个中国味儿。

星海音乐学院正门,也不像正门,一个高高的柱子远远可见,其字高高在上。

正门边的星海音乐厅极富有特色,设计得很有艺术感,优雅,抽象,高端,器宇非凡,气质出众。

艺术总是充满魔力的与诗性的。

接下来就是最富盛名的中大了,中山大学的校门保留了建校时的样貌,三个门规规矩矩 ,尤有民国遗风,上书国立中山大学,这是国父孙中山所题写的。

中大曾是多少学子神往的地方,然而到头来很多也仅仅成了神往而已。

之后就是广外,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这名字挺别扭的,但是广外作为一所语言类非985非211院校,盛名在外也是响当当的。

广外正门校名的字迹,颜色已经与周围融为一体了。

我看了好久愣是没看出来,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该重新刷漆了。

广中医和广药在外人看来好像是一个学校一样,不过也是,两个学校都是医药类,生活区和教学区又都是比邻而建,真真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味道。

大门也都是横放的一个石头,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药学院。

后来2015年,广药成功改名广东药科大学,升级成功。

校名石碑立换,只是宿舍楼上的标牌倒还是旧的没换,写着广东药学院。

换个名也是不容易的,烙印在,新来的迭代,总归是个漫长而麻烦的过程。

外环一圈下来最后一个学校,是华工,华工盛名仅次于中大。出了广东,其实也就中大华工蜚声最大了。

一个工科突出,一个综合实力突出,常常相爱相杀。校训极为相似,甚至校长也是夫妻。

本是同根生。

13

一圈下来,十所高校已经兜完一遍。

我在每所学校面前都拍了一个照,不会摆姿势,站上去low,low的,像个傻逼一个,也许那就是最真实的我。

这之后,我又常常骑着斑马出来兜,这一圈,就是18多公里。

大学城这座岛,当我走的时候,我必将还要再兜一圈,只是已经没有斑马的陪伴了。

平时上课的时候,我的斑马就在教学楼下,下课的时候我的斑马就在图书馆楼下,晚上的时候我的斑马就在宿舍楼下,出城的时候我的斑马就在地铁口边上,它总是会在某一个地方等着我的,直到最后一次,我终究找不到它也找不回它。

在这之前,我其实曾多次找不到它,可能是它在和我捉迷藏吧。

我的记忆有点断层,常常有些东西随手一放,等下就记不起来放哪儿,任凭怎么绞尽脑汁回想,记忆里愣是寻不到半丁点儿痕迹。

所以我的斑马也是,有时往楼下一摆,下来时我就不知摆在哪个点了,然后就开展地毯式搜查,楼下终归也就那几块地方,所以我每每兜一圈,都会峰回路转,见着了斑马,它太调皮了。

然而这终究是个问题。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办法,顺利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想,这个方法是可以推而广之的,对我这种间歇性记忆断层的人来说,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它深层次的涉及了记忆机理,这里不再展开讨论。

这个方法是什么呢,很简单。

第一,每次都把车放在固定一个小区域空间里,不要一次停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在脑海里形成停车区间,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思维定式,而这个定式,是有用的。推广:对生活中常见的物品,大致分类,哪些东西,固定放一个区域,形成习惯,这样,丢三落四就不会出现了,东西就不会经常找不到,目标范围就集中到那个小区间了。

第二,每次停完车后,回头看一眼车的位置,周围附近的特征标记,颜色样貌等,通过有意的对周围丰富的环境进行图像式记忆存储,脑海中下次看看到这些特征标记,马上就能唤醒记忆,唤醒整个场景。推广:对于某些特殊场景,通过建立特征标记,有意识去建立图像式记忆,记忆效果会好很多,并且容易唤醒。

第三,对具体场景进行抽象,并添加联想。这个可以说是对第二中的特征标记进行深入的挖掘,抽象可以简化,抓住核心的东西,联想变得有趣,印象深刻。

这三步,并没有因果关系,都是各自独立的,利用这个方法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找不到过我的斑马。

14

我带着斑马,在大学城,走过街串过巷,四个村的村道兜转过。

内环中环外环,我用我的斑马丈量了一遍又一遍。

各个大学里里外外,都穿过。

我是一个走在路上的人,总想看看别处的风景,体验体验不同的生活。

后来,我渐渐明白,我也在自己的风景之中,我的风景也并不一定比别人差多少。

我们走走停停,无非是为了心中的一点向往罢了。

我曾以为我的斑马能陪我走完这四年的时光,我再给它找个老东家,把它送走。

在大三的尾巴上,我还曾看着它感慨,还有一年不到的时光,荏苒相伴,我说我以后会为你写篇文章的。

在最后的学期边上,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刻,斑马离开了我,走得一点声息也没有,我内心居然也颇为平静。看来,有些得与失的东西,我已经慢慢看开了。

剩下来的小半载,我用我的双脚还体会斑马的半生戎马。

它终究没完成它的使命,辜负了我。

我知道一切的开始与结束,都是自然的轮回演进。

15

我走在校园的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到,

此生,有些人,有些事,注定要被辜负。

(完)


首发于公众号

工具客栈
工具客栈

0%